重名紮堆不必過敏

紫萱、子軒、梓軒……開學20多天,又有一批老師犯了難。課堂上,萬“子(梓、紫)”千“軒(萱、瑄)”,點個名一呼三應,好不尴尬。中華詞庫浩如煙海,孩童卻重名如斯?一時間,質疑中國父母想象力貧乏的話題再度火熱。

給孩子取名字,是每個中國家庭的大事。取什麼、怎麼取,為人父母者幾乎都曾為此輾轉反側。翻遍《詩經》《楚辭》,手捧《史記》《辭海》,又是對照生辰八字,又是考慮平仄音律,恨不能把世間所有的美好都寄予到幾個漢字之上,幫助孩子開啟一個美麗人生。“梓”“萱”“涵”等熱門字,文藝味濃,字形悅目,寓意高雅,在一衆漢字中備受青睐并不奇怪。雖然“千人一名”有點審美疲勞,但以此判定“這一屆父母不行”就有些言過其實了。與其說是他們沒想象力、不上心,不如說是祈願“撞衫”了,“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名以正體,字以表德”,一個人的名字承載着長輩的美好祝福,也烙着時代印記。不說遠的,回看新中國成立後幾十年,看名字大概就能猜出所有者的出生年代。建國、國強,大部分和新中國同齡;援朝、反帝,基本能判定是“50後”;衛紅、衛東,則很可能是“60後”。而改革開放以後出生的一代人,名字中就有了“安妮”“麗莎”“文迪”等洋範兒的字眼。紮堆的名字,攜帶着一個時期的社會基因,是時代大背景下的産物。

相較以往,當下中國社會思想更自由、個性更張揚。折射到取名方面,其實更加“放飛自我”。早前還糾結随父姓還是随母姓,現在孩子“自立門戶”獨姓一字者不少;早前還局限于單字、雙字,現在四字名見怪不怪。随着互聯網時代的到來,以及崇尚個性解放的“80後”“90後”為人父母,不拘一格的取名方式成了風潮。換言之,這一代父母不是想象力不足,而是花樣更多了。

“我們叫做玫瑰的這種花,要是換個名字,它的香味還是同樣芬芳。”姓名是一個人在社會中的符号,但也僅僅是一個符号。我們津津樂道于,屠呦呦之名對“呦呦鹿鳴,食野之蒿”的神提煉,盛贊“之柔、夏青、妙菡”的意蘊。那麼,“梓”樹茁壯成長,“萱”草各自綻放,不也是一種美好嗎?(來源: 北京日報)

責編:聞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