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古寨,情懷百轉和沉醉忘懷的地方

downLoad-20190926104040.jpg

一個鄉村、一座城市,如果沒有曆史,則無文化根基,沒有文化則無靈魂。中華文明是多民族文化的合成,漫長的曆史時空中,多民族共同創造,鮮卑文化以及鮮卑文化衍生出來的鮮卑慕容酩餾酒文化是中華文明最生動的組成。

位于青海省湟中縣金娥嶺(娘娘山)南脈金倉嶺中部地帶的慕容古寨,曾經是曆史悠久的軍屯要地。金倉嶺地區有漢代古墓群,至今留有漢代“七星台”、“烽火台”和“鬥姆宮”,曾今香火旺盛,也是多民族的信仰聖地。

車出西甯,輾轉一小時山路,慕容古寨就坐落在湟中縣攔隆口鎮慕家村一座不起眼的山坳上。記者在這個具有傳奇的鮮卑慕容故事、中華酩餾、濃厚的慕容與紅色情、獨特的休閑農業觀光為一體的國家3A級文化旅遊景區,國家批準的中國鄉村旅遊創客基地,充分體驗和感受着慕容古寨悠久而深遠的曆史、傳統而古老的民族文化氛圍,體驗着穿越時空的激情......

downLoad-20190926104030.jpg

downLoad-20190926104021.jpg

在慕容古寨,最深厚的是曆史。

慕容古寨因古法釀制“慕容中華酩餾”而聞名,所在的村莊因此被人們習慣地稱為“慕家村”。這裡的酩餾酒釀造技藝至今已有400餘年曆史,被認定為西甯市非物質文化遺産,所生産的酩餾酒在青海民間和國内外都享有較高聲譽。而其以家庭為技藝的傳承方式,則是典型的青海酩餾酒的代表。

傳統酩餾酒釀出了慕容古寨的名氣,而古老榨油工藝則榨出了古寨飄香的曆史風采。

古老的胡麻榨油曾是村民們糊口的生計,慕容古寨為傳承這種工藝重開老油坊。推開“青海最大油梁坊”門牌下的木門,長12米的油梁首先呈現在眼前,焙床、碾盤等老物件随後一一呈現。村裡80歲高齡的老人李應章在這裡“上班”,在他與兩位助手的勞作下,黃燦燦的胡麻油帶着其獨特的清冽鮮香,汩汩地流進大木桶裡。

如今的“慕容古寨”,是對農村傳統酒文化的挖掘,是農耕文明與旅遊業的融合,更是青海文化旅遊融合發展的一種新業态。

這不僅是慕容古寨的根,更是慕容古寨的魂。整個慕容古寨,無論從城牆風格的廊道、古樸的亭台樓閣、紅木造的老宅,都延續着青海慕容的特色。

以此為底蘊,“慕家村”重現“慕容古寨”的風貌,彰顯青海的慕容文化。為此,慕容古寨在細節上深思熟慮,努力将曆史文化與旅遊融為一體:城牆風格的廊道、古樸的亭台樓閣、紅木造的老宅,就連餐飲區的建築風格都延續着古色古香的河湟特色。

此外,在古寨中還設有鮮卑慕容氏曆史文化館。在館内不僅有展現鮮卑慕容氏生活的仿古生活用具,還有部分曆史文物,并列舉了慕容吐谷渾等慕容氏名人。

作為鮮卑慕容吐谷渾王西遷時的慕容部,這個青海省曆史最悠久的第一批老字号,百年來,以原汁原味的正宗酩餾酒讓慕容家業得以傳承,他們把先祖的家風、家規、家訓、家德注入到代代釀酒傳人的心中,融入到慕容中華酩餾品牌文化中,形成老字号維系生存的根脈。經考證,慕容氏先祖是鮮卑慕容部後裔,公元1686年遷居至此,其後裔家人們一直居住于此,完整保存了其曆史和文化的優勢資源,并開始用祖傳秘方釀制青稞酒,迄今已傳第十代,延續400多年。

沿着裝飾成石壁的廊頭來到酒坊,蒸煮竈裡的青稞蒸騰着的熱氣,青稞酒從釀酒器中緩緩流出,蒸餾間内每一塊熏得泛黑的牆皮都镌刻着酒香,真的是酒不醉人人自醉。遊客們接過工作人員遞上的酒碗,品一口剛剛出鍋的新酒,贊歎着沁人心脾的甘醇。再走進對面的老燒坊,梁上吊着的盛酒曲、酒醅的草囤子,竈台上擺放的舊時釀酒器具,将參觀者拉回到百年前的慕容酒坊。

慕容中華酩餾,曾獲中國原酒類金獎、青海省著名商标、西甯市非物質文化遺産等多項榮譽。同時,被國家農業部、國家旅遊局認定為全國休閑農業鄉村旅遊示範點;被國家廣電總局認定為“全國書香之家”;被國家财政部、國家科協認定為“全國科普惠農興村”并授予先進單位;被中國婦聯認定為“全國巾帼脫貧示範基地”;慕容中華酩餾釀造技藝被青海省人民政府認定為青海省非物質文化遺産,同時,被省商務廳認定為青海省首批老字号;被青海省文化廳、工商局等部門批準為青海高原酩餾影視文化村及影視拍攝基地;被青海省科學技術協會認定為“酩餾傳統手工土特佳釀基地”;被西甯市委評定為“西甯市文化中心戶”和“西甯市中小學生德育實訓基地”;被青海大學确定為“大學生創業培訓基地”等。

作為老父親指定的家酒品質的“總把關”,傳承人慕榮15歲初中畢業後,就開始跟着老父親學制酒;兒子慕生昝職校畢業,也早早學習如何傳承家業,父子全家人至今都選擇留守在老家山區農村;而其他兄弟姊妹等家人有的在縣城生活,有的定居在省城西甯。

“酒香不怕巷子深”,靠的就是兩個秘訣:其一,水好,家中有一眼古井,雖地處山坳頂部,但300多年來泉水不息;其二,祖傳酒醅秘方。“沒這兩樣,就沒有這個老字号。”“我們釀的是土法青稞酒,将青稞蒸煮後,發酵半年,然後再蒸餾而成”,“隔10分鐘,就得嘗嘗蒸餾酒的味兒……”慕榮說。

慕容中華酩餾至今仍固守手工制作的匠心和品質,舍得之間,換來的是慕名而來、穩定且持續增長的用戶群。

然而,優勢也成了發展“劣勢”:時至今日,慕容中華酩餾年産量僅50噸,還要窖藏一部分,銷售量隻剩35噸。家族管理、堅持純手工制作、銷售推廣靠用戶口碑相傳,産量雖然小,但幾千多老客戶供不應求,其中還包括香港、台灣的老主顧。

“擴大生産,古井的泉水就供不上,我們嘗試過其他水,釀出來的口感就沒有之前好;量大了,我們經驗老到的釀酒師也忙不過來,品質無法把控”。這些年常有人勸,上機器化生産線以擴大市場。而老父親臨終前發話:一定要堅持純手工制作,口感不能變,不然怎麼對得起老主顧,慕榮說道。

第九代傳承人慕蘭的本職工作是婦産科大夫。“從青海大學臨床醫學專業畢業後,就一直從醫,2010年,老父親年事已高,大哥慕榮雖是傳承人,但性格太内向,做酒是行家,不喜歡迎來送往,需要人幫襯;家人一合計,小妹慕蘭毅然辭去城裡的鐵飯碗,回到老家幫忙操持,而大哥則主動“讓位”,一心抓生産,讓慕蘭做了家族作坊400多年來的第一個“女當家”。

作為慕家第一個“女當家”。“大哥主内,小妹主外”成為現在“慕容中華酩餾”家族式管理的主要架構。如今,在慕蘭的操持下,老酒坊不僅成立了飲食文化公司,養殖酒糟豬,在慕家村打造餐飲住宿、鄉村旅遊、文化體驗等産業,酒坊還建了博物館。幾年下來,圍繞老字号做文章,品牌文化附加值不斷提升,多種類經營,唯獨不盲目擴大生産規模,而賣酒隻占到總收入的四成。

雖然當了家,慕蘭對自己的位置也擺得很正,她時常将先人的忠厚之道記在心中,常常告誡後輩:“鄉親們窮,沒錢買酒,老爺爺說過,人家青稞少一點沒關系,但是我們的酒一定不能缺斤短兩……”

她還将自己定義為職業經理人。“公司沒有搞股份制,我和大哥隻拿工資,經營收入都投到項目建設,家裡不談個人利益,更不分家産,酒醅秘方現在隻有我、大哥和大哥兒子掌握,連我老公都不告訴,大家就是一門心思把老字号守好傳好。”慕蘭說道。

然而,在市場經濟的大潮中,如何讓這個深藏山區農村的老字号久負盛名,還需要慕家下一輩傳承人不斷有創新和開拓精神。“需要學習的東西還很多,我們開通了電商平台,開始培訓員工網上營銷技能。”慕生昝說。

責編:何娴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