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清音 半生牽念

上世紀四五十年代,西甯市民的文化、 娛樂生活十分簡單,最常見的方式是聽曲 兒。 

那時我家的老人喜歡聽盲藝人彈唱的 西甯賢孝,常把一位叫“尕甘姐”(文桂貞, 因婆家姓甘)的盲藝人請到家中,請她坐在 四合院的凳子或屋中的炕上彈唱。“尕甘 姐”的三弦彈奏技法娴熟,演唱深情、感人, 曲子内容多為忠臣良将、孝子賢孫的故事, 如《白鹦哥吊孝》《醜女識寶》《方四娘》《孟 姜女哭長城》《三姐上壽》《荒草坡吊孝》等, 勸人棄惡揚善,尊老盡孝。“尕甘姐”坐定, 先拿過三弦調調音、試試調,清清嗓子,開 始邊彈邊唱。她唱得時而舒緩低回,時而 铿锵有力,奶奶和媽媽聽得如癡如醉,她們 的表情跟着“尕甘姐”的唱腔不斷變化,時 而眉頭緊鎖,時而和顔悅色。 

老西甯人癡迷于賢孝、下弦、平弦,不 僅是因為唱詞寓意美好,還因為曲調韻味 獨特。無論是善于叙事的賦子腔,還是長 于抒情的北宮腔,都有各自獨特的韻味。 

青海平弦悠揚委婉,溫柔典雅,曲調豐 富,素有“二十四調,十八雜腔”之稱。上世 紀四五十年代,我家遇到老人過壽、姑娘出 嫁之類的喜事,父親總會邀請平弦唱家到 家中來唱大半天或一天。老人們一邊品嘗 菜肴和青稞酒,一邊半眯着眼睛聽曲兒,十 分享受。 

除了在家中聽曲兒,父親還經常帶着 家人去麒麟公園、香水園、南山寺、北禅寺、 行宮等處聽曲兒。記得有一次我們一家人 到麒麟公園聽曲兒,主唱者為一人,他以左 手拇指和食指夾三寸瓷碟(藝人們稱作“月 兒”),食指和中指間夾一根竹筷,右手持另 一根竹筷輕輕敲打瓷碟邊緣,邊唱邊打,其 他彈奏樂器的唱家們時不時哼兩句賦子或 拉幾聲哨子(幫腔)。由于看得多,這種敲 打“月兒”的動作連我都學會了,經常在同 學們面前表演,大家十分好奇。 

除賢孝、平弦和越弦外,我還喜歡青海 道情、打攪兒、太平秧歌、倒江水、說書、秦 腔、眉戶、皮影戲等戲曲。平弦、越弦、賢 孝、下弦等演唱活動,經常出現在市民家中 或公園、茶園以及郊外的林間。太平秧歌、 社火則出現在春節、元宵節期間,成為人們 歡度新春佳節的主要活動。雖然年逾古 稀,但回憶起幾十年前聽曲兒的經曆,我依 然會情不自禁地哼起來。

責編:喬文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