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的石碾

我的故鄉是一個小山村,記憶裡山村裡最熱鬧的地方,是村頭的石碾。山村的石碾由碾台、碾盤、碾磙和碾杆組成,碾盤中間裝一豎軸,碾杆穿過碾磙與豎軸連在一起,在人力或畜力的推動下,完成糧食加工。在山村,一般家家戶戶都有,或放置在院子裡,或村頭巷尾,極為方便。

裡面有一盤石碾。石碾是純石頭制作,分碾盤和碾砣兩部分。碾砣轉動的聲音悅耳親切,就像一首古老的搖滾樂,碾屋裡充滿那個年代的樂趣。

記得從前的每年臘月,老石碾更是白天黑夜不得閑,家家戶戶靠它碾壓各種糧食,準備蒸年糕、蒸馍馍、做豆腐等過年食品。推碾的時候最好有兩個人,一個人專門推碾,一個人在碾磙後面,一手推着碾棍,另一手拿着笤帚,掃那些軋蹦到碾盤邊上的糧食,一圈又一圈地推,碾磙一圈一圈地軋,碎了的糧食又一遍一遍地被過籮,直到不剩下渣子為止。媽媽總是說,用石碾磨的面好吃,磨的小米最香。石碾不停歇地為人們忙,它的咿呀響聲裡也奏出了人們歡樂的歌。

我從小生在農村,長在農村,與石碾結下了不解情緣。現在盡管農村已經淘汰了碾和磨這些石器,逐漸從我們的生活中淡出,但它的影子,依然在我的腦海裡揮之不去。記得兒時,在老石碾這地方人氣最旺。過去,村民經常是在這裡一邊推碾,一邊說說家常。這裡是人們交流村情最重要的地方,不少人隻要沒了事兒,便自動聚到老石碾這裡來說話兒,聽事兒。爺爺常在這裡講故事,媽媽常在這裡拉家常。

兒時,我們這些淘氣的小夥伴們,坐在碾架上,就像城裡孩子坐過山車那樣過瘾,高興。隻見耕牛在我們的眼前踱着悠閑的腳步,“嗒嗒嗒——”,碩大的屁股随着腳步的節奏擺動着,偶爾優雅地摔一下可愛的尾巴。耕牛就這樣毫無怨言,忠實地履行着自己的職責。我們在上面玩耍,嬉笑,開心的童年,在石碾上慢慢長大。

石碾,讓原本分散的莊戶人家,有了一個聚集的理由。排隊等候的人們不急不躁,尤其是在初春,空氣中還浮着一絲冬天的寒,推石碾的人額頭浮上一層薄薄的汗。石碾盤磨得晶亮,石碾砣也磨得晶亮。碾道被人們的腳步踩低了,便一次次地填土墊高。

走進山莊,石碾還在,破舊了許多。隻是沒有了童年的氣息。石碾聲不絕于耳,“吱吱咛咛——”,石碾不停地唱着歲月的歌,悠長而深沉,一圈一圈地旋轉,就像沒有盡頭的日子,承載着生活的重負,堅韌地走下去。

石碾,是鄉村的指标,是鄉村的記憶。

責編:張曉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