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山紅葉

深秋時節,我沿着春天遊覽北山煙雨的路線再次攀登北山。我要去看北山的那片樹林,去看那一簇簇、一叢叢紅葉。

秋風蕭瑟,落葉紛飛。站在山頂,陣陣涼意撲面而來,仰望湛藍的天空,深邃而靜谧,偶然有一駕飛機從遠處飛來,打破了原有的沉寂。

遠山含黛,草木含情。我伫立在山梁,置身于林間,靜靜地觀察那片樹林,它們經曆了春天的吐綠,夏天的孕育,雖然都長高了、長粗了,随着一陣秋風吹來,樹枝被吹得來回搖擺,吹醒了它們恬靜的夢,它們是否已經做好了冬眠的準備?

很多樹木,随着秋風的撕拽,葉子紛紛脫落,有的落葉歸根,有的随風而去。那些紅葉更是經曆了長時間風吹雨打,這會兒也在經受着秋風的摧殘,可它們越吹越紅,表現出生命結束前的燦爛。

北山紅葉雖然比不上香山紅葉那麼壯觀,但也有着香山紅葉一樣的韻味,一樣的柔情,一樣的誘人。遠遠看去,葉紅似火,在燃燒着,在搖曳着。走近細看,每一片葉子都有其獨特的美:有的彎曲,似在竊竊私語;有的卷起,好像羞于見人;有的舒展,彰顯風情萬種。

看到生長在溝溝壑壑的紅葉,我不禁想起杜牧的“停車坐愛楓林晚,霜葉紅于二月花”的詩句來。詩人把紅葉描寫得勝于“二月花”,這的确一點也不過分,因為春天的紅花雖然色澤鮮豔,但不如秋天的紅葉色澤深沉、透徹誘人。另一個原因怕是,在萬物行将凋零的時候,紅葉美化了大自然,在它們化為泥土,滋潤另一個生命之前,仍然要把美好留給世間。我們要感謝紅葉,雖然它們隻是給人一種短暫的美麗,但這種美麗讓人賞心悅目,讓人留戀記憶。

在北山頂上,我見到了幾位園林工人,閑聊當中,說起了紅葉。他們告訴我,青海的秋天來得特别早,國慶節還不到,天氣就冷了,晝夜溫差很大,葉綠素合成受阻,原有葉綠素逐漸消失,而葉黃素、類胡蘿蔔素的顔色逐漸顯現出來,使葉子呈黃色,花青素本是無色的,但在酸性條件下呈紅色,随着氣溫驟降,光照減少,對花青素的形成有利,紅葉樹種的葉片酸性成分增多,葉子慢慢就變成了紅色,紅葉就這樣形成了。

這天的天氣格外地好,我手拿相機,貪婪地拍照,遠景、近景、特寫,紅葉的各種身姿不僅留在了我的相機裡,更留在了我的心底裡。為了拍到最佳的鏡頭,需要越過一片長滿荊棘和灌木的樹林,由于隻顧穿行,頭頂的枯樹枝劃破了頭皮,我竟渾然不知。

兩個多小時的遊覽拍攝結束了,我站在紅葉樹下,視線由遠至近,看到了半山坡上的北禅寺,看到了北山市場。北禅寺裡香煙缭繞,那是一撥又一撥的善男信女在那裡燒香叩頭,默默許願。北山市場人聲鼎沸,那是人們為了生計,奔走忙碌,叫賣吆喝。望着這一切,我不由得在想,和人類比起來,北山的紅葉有着一種甯靜緻遠、淡泊明志的情懷。你看,它們從幾米高的樹幹下吸取水分,透過層層疊疊的樹葉間隙沐浴陽光,不畏風吹雨打,不怕烈日暴曬,昂揚挺胸,奮發向上,夏天枝繁葉茂,秋天葉紅似火。

其實,我們人類有很多地方不如紅葉。紅葉有着追求向上的夙願,潔身自好的品格,心無旁骛的信念,與世無争的風範,而我們人類中的一部分卻很難做到這些。你看,那些求神拜佛的人們,在神靈門前一副虔誠的表情,可當他們離開寺院後,很快就步入到了爾虞我詐、追逐名利、不講誠信、不守規矩的行列;有些人表面人模人樣,背後男盜女娼;有些人工于心計,當面一套,背後一套,嘴裡沒一句真話;有些人無視社會秩序和規則,為了個人利益不擇手段,欺世盜名,欺上瞞下,欺行霸市;有些人漠視他人的尊嚴和生命,網怒、路怒盛行,動辄就要跟人玩命。就說北山市場吧,每天有着成萬上億的交易,可誰能說得清這當中有多少是童叟無欺呢?

人們喜愛紅葉,那是寄托着對我們這個民族傳統美德的追求和向往,而紅葉情懷中恰恰在很大成分上代表着美好的願望——真善美。真善美是我們這個民族的靈魂,是我們這個社會的脊梁,是實現中國夢的基石。在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今天,我們是不是應該用紅葉的品格勉勵和鞭撻自己,努力做一個向上、向好、向善、響賢的人呢?

秋風吹紅了紅葉,紅葉把美麗留在了人間。紅葉遠去,精神永存。我們要像紅葉那樣,不管在什麼時候,都要有一種昂揚向上的精神,用一顆充滿希望的心迎接明天!

責編:喬文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