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教育懲戒權站起來

廣東拟在全國率先嘗試,用立法賦予老師教育懲戒權。9月24日,《廣東省學校安全條例(草案)》提交廣東省人大常委會審議。草案規定,中小學校學生在上課時有用硬物投擲他人、推搡、争搶、喧鬧、強迫傳抄作業等違反學校安全管理規定的行為,任課教師可采取責令站立、慢跑等與其年齡和身心健康相适應的教育措施。

草案提出了“罰站罰跑”等懲戒措施,受到輿論廣泛關注。懲戒的目的,是為了學生的成長進步,必須是善意的,有邊界的,不能演化成體罰。“罰站罰跑”在過去是常見的懲戒手段,總體來講,是可控的,可以接受的。所以,廣東立法草案将“罰站罰跑”定性為非體罰手段,無疑是對教育懲戒方式的一種明晰,值得肯定。

其實,《教育法》賦予了教師懲戒權,整個社會對于教育懲戒權的重要性和必要性都已經形成了共識。但由于教育懲戒的度不好把握,存在的争議較大,遲遲得不到有效落實。廣東立法草案的最大意義,就在于讓教育懲戒權從讨論走向行動,從模糊走向清晰。誠然,對“罰站罰跑”還存在些許争議,但不能因為存在不同聲音,就讓教育懲戒權始終飄在空中。通過法律法規推動“最大公約數”的形成,讓教育懲戒權可期可行,才是正确的态度。由此出發,圍繞教育懲戒,可以有但不局限于“罰站罰跑”。比如,過去經常見到的打掃衛生、寫檢查、加作業……這些方法可不可行,也有必要通過立法予以明确。

當前,最重要的是讓教育懲戒權站起來、跑起來,不能總是停留在文件中和口水裡。讓教育懲戒權站起來、跑起來,學生的成長自然能夠站得直、跑得好。(來源: 北京晚報)

責編:聞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