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風雨為人生壯行——《雪花來敲門》後記

這本集子裡收錄的十六個短篇小說都在國内文學刊物上公開發表過。主題相對集中,主要叙寫方向是危機重重的生活底色。沒有特别重大的事件,每個人都在最真實的生活裡遊弋,或歡笑,或高歌,或悲傷,或悱恻難料。命運千孔百面,生活不斷撕開口子考量人的心靈。我的每一位主人公都在生活之舟中面臨着被異化的難題。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永遠堅持自己的生活方向。沒有一聲歎息是為了庸俗不堪。也沒有一個人因為迷惘而放棄對自我的拯救。别人都是花花世界裡的過客,唯有自己才是這個世界上最真實的存在。我對每一位主人公都懷有深切之愛,一心想賦予他們有血有肉的身體和思想。隻是在創作的過程中這一宏偉藍圖并沒有完全實現。我常常感到對不起他們。我尤為喜歡裡面的杜贊、蘇蘇、年風英、李雲鶴幾位女性。相比于我,她們的心靈更為堅貞、飄逸,時刻保持着與平庸對峙的勇氣。哪怕是陷入最深邃的孤獨之境,她們依然不放棄那個真我。如果沒有了這份對峙,她們将沒有必要走進我的小說中來。

生活中處處有陷阱。在奔流不息的命運之河面前,我們的心靈無時無刻不在恐懼中被沖撞。除非我們完全讓恐懼吞噬,從而麻木不仁,心靈中再也不想蕩起任何波瀾。如果真這樣了,那麼人生的意義又與草木何異。作為人類,誰又能真正了解草木的命運,而認定草木便沒有恐懼呢。說不定每一個白天黑夜的到來,都是對草木命運的一次鳳凰涅槃般的考驗。有些花因為恐懼,會一直跟着太陽轉,有些花因為恐懼會在夜晚合上花瓣,甚至有些花因為恐懼,剛剛盛開便要凋零。

我們必須得認可恐懼的無所不在,尊重人與生俱來的不安全感,在危機四伏的生活裡認定“我”的存在。能做到那麼一點點與恐懼的對抗,這個人已經光芒四射了。

我們身處的世界過于危機四伏了。然而,太陽每天都在照常升起。因之故,我喜歡我親愛的主人公們出場時,天地之間能有陽光,有雪花,有風,有雨,喜歡給他們一個實實在在的宇宙蒼穹。我是一個意志薄弱的人,從來不忍心忽略生活中的美。哪怕是一縷陽光,我也會讓它能鋪過來時就鋪過來。不能吝啬世界的影子。

我從小生長在一個宗教氣息極為濃郁的青藏高原小鎮,就是在今天,我也并沒有離開。我喜歡我的主人公們在世界觀面前能自由馳騁,如果她樂意在菩薩面前點燃一炷香,我絕不會橫加攔阻;如果我的主人公需要吵架,我便用風雨為她壯行;如果我的主人公需要在街頭起舞,那麼我一定會讓音樂響起。縱然是十面埋伏,也要讓她舞出色彩。

美是必需的,尤其是當我們仰望星空的時候。今後,我想我的主人公們應該更深邃些,更壯闊些。  (注:小說集《雪花來敲門》日前已由成都時代出版社出版發行)

責編:張曉宏